新生感悟——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新生感悟——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作者: 理学院 王禹      发表时间: 2015/9/25 17:05:48

 

2015.9.27,距离去北京10天。

突然感觉到即将与这座城市的距离,长达四年的分别,然后成为这座城市的客人,把真真切切的生活缩水成图像和声音,漂洗淡去,再染上另一个地方的颜色和味道。以前觉得的北漂很遥远,那些老一辈的惆怅抑郁看起来空白而无谓,但是突然自己也就这么漂了去了,从中国地图的南边到了北边,2064公里。

记得初中第一次住校的时候,会梦到自己在家里一直走走,漫无目的,只是走着,睡醒了半天分不清自己是在学校还是在家。怕自己在大学会不会陷入比这更阴森而凄凉的孤独,叫做距离感给人的折磨。四年难以被想象成一场逃离束缚愉快轻松的旅行,而是开始眷恋生命初始十八年的桎梏和约束。又长又远的征程,像是犹太人沉重的离乡,自发而又无可奈何。期待去看到一个巨大而丰满的世界,却又怕自己丢失了故乡。害怕看到未来的自己,在陌生城市里匆匆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巷,急切的寻找温州的味道;在报纸上看到家乡的名字,一丝温暖、一丝遗憾;在过年带前着厚重的行李,滞留在冰封限行的高速路上紧张而焦灼。最后几天,父母变得宠溺,笑着笑着,眼角却闪过哥特式的忧伤。妈妈在理行李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挑捡着每一件衣服,也挑捡着距离带来的弊端。

理想与生活,希望与现实,距离和思念,见证了一个个时代的瓦解,仍不厌其烦地碰撞冲突。矛盾给人带来的疼痛感虽不刻苦铭心,却有着随时触发的危机感。从丽岙到老殿后到红果园,一直在一场漫长的漂泊里。这种漂泊是在矛盾交织中的流浪,艰涩但又叫人无法自拔。因为人需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去找到自己想要的,无法回避。

出生是和一个城市的缘分,不带欲望与思考,来自一次巧合的新生;生活是和一个城市的缘分,带着情感的皈依和精神的诉求。一张录取通知书像是一座桥,到了这头,意味着离开了那一头,过程叫做离别,串着缘起缘消。这场离别让人像是荒芜战场上唯一的幸存者,颤抖着,惺惺而悲凉,又窜动着希望的火光。每个城市都有自己不同的文明,谈吐的节奏、行走的速度、日出日落的规律造就了城市文明的唯一性。走进一片纷繁,即是面对另一个世界。提起行李是一件沉重的事,担负着陈旧的留恋和绚烂的憧憬,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