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烧的岁月——访原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李永海校友


3.jpg

  为《校友通讯》,我多次访问了被人们称为“工作狂”的李永海校友和有关人员,并翻阅了大量资料。他,我校电信系无线专业毕业生,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原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职工对外交流中心顾问,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现依然还在工作岗位上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过去,李永海在学校工作的时候,我知道他为了做好学生指导员的工作,竟然校内有家而不回,在学生宿舍与几名学生干部住在一起,一起就寝、一起起床、一起出操、一起上课、一起劳动和活动,一住就是三年。现在,离开学校工作的岁月,有人和我说,他长期在一年里仅休息农历大年初一,还是为陪老妈和与家人团聚,现在的办公室里依然放着整箱整箱的方便面,这是他多年为加班而自备的“个家食堂”。

走进李永海的办公室,温馨而繁杂。长长的办公桌被十多个装满各种书籍、资料和卡片的书柜所包围,已经很大的办公桌,被堆得满满的文件、资料和电脑所占据,显得依然狭小而紧张。首先,我被一份材料所深深吸引和感动,带我走进了半个世纪前的今天。当时正值1958年的高考时节,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即将从青岛二中高三(四)班毕业的李永海和数名学生干部,怀着怀腔热血做出一个决定,他们给校党支部和校团委写一封请求信,准备放弃高考,立志到最艰苦的边远农村去,为贫困农村的孩子创办一所小学,为振兴农村教育贡献微薄之力。当时青岛二中的党支部书记李少奇、团委书记温婀娜都非常重视,分别找他们谈话,充分肯定了大家的热情与志向,同时强调必须参加高考,这也是党和国家的需要,此事待高考以后再议定。结果是,高考他们全部被录取,从此也就转变了李永海的人生航标。这可能就是命运和上帝的特意安排,后来总是给予机会,让他终生与教育、尤其是孩子的教育有难以解开之情缘。

他深情地对我说:“我们那个年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又是风雨坎坷的春秋,我们大家能平安、康健地走过来已是相当不容易了,这是最值得庆幸、回忆和珍惜的。从1958年考入大学到1963年参加工作至今,在即将跨越半个世纪的人生路上,始终相伴我的是对母校的铭心思念。母校不但给予我们知识,同时也给了我们很多如何做人做事的东西,但最重要最可珍贵的是奠定下我们人生道路的基石。这里包括:扬起了我们励志的风帆,使我们明白了坚持性是人成才的第一品格;点燃了我们激情的火种,使我们架起了从梦想到成功的桥梁;养成了我们刻苦的习惯,使我们开启了积跬步至千里的征程;培育了我们厚德的理念,使我们知晓了德行是做人行事最要害的道德品行;教诲了我们善思的风气,使我们懂得了行成于思而毁于随的真谛;浇铸了我们改过的毅力,使我们弄清了每一点进步都是以改过为起点的哲理;构建了我们至善的心灵,使我们找到了责善利他的为人标尺。总之,母校在给予我们知识过程中所深深饱含着的这些闪光的精神之物,使我们终身受益、永世不忘。”

凡接触过李永海的人,都会有一种突出而强烈的感受,他总是先笑后语、谦和待人、心底善良、充满激情,如同一团不息的火,既有浓重的同情心,又有刚毅的工作志。

(二)

李永海自1958年高考来到北京之后,先后就读于北京铁道学院电信系有线专业和无线专业、北京大学无线电系无线电专业、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德育进修专业、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学专业(研究生课程)的工、理、文、社等课程。1963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1965年12月入党;先后任北京铁道学院(后更名为北方交通大学)电信系助教、学生指导员、党支部书记、电信系党总支专职宣传委员、讲师、校党委青年部筹备组成员;全国铁道团委学校部部长、常委兼旅游部部长和中国铁道青年旅行社总经理、共青团全国少工委委员;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办公室副主任、主任、高级工程师;中华全国总工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任、全总执委、主席团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国职工对外交流中心副会长;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委员;现任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中国职工对外交流中心顾问、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

1966年初,在母校工作期间,李永海被评为北京市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受到北京市委的表彰和彭真同志的亲切接见与谈话。当时,北京市委决定充实一批有文化的青年党员骨干,到县委去工作,并决定调李永海到延庆县委工作,当时的系党总支书记关晖同志正式找他进行调动前组织谈话,后因文化大革命爆发而未能调成,从而错过了一次调动机会。

(三)

1978年粉碎“四人帮”,全国共青团的工作开始恢复。为筹备召开共青团全国铁路代表大会,学校安排李永海在那年的暑假去铁道部帮助修改北方交大团委的大会发言材料,同时也参与了大会的筹备和其他一些材料的起草和修改工作。就是这样一个临时性的工作,却使李永海再一次改变了人生航标。他在不知任何信息和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铁道部紧急考核,成为大会的正式代表,参加大会选举,当选了全国铁道团委委员、常委,担任了学校部部长的领导职务。

在全国铁道团委工作期间,我们国家正处在百废待兴、百业待举的时期。李永海始终认为,调查研究既是发言与谋事之基,更是决策与成事之道。接触一项新的工作,他总是要从调查研究入手,要做好全路共青团的学校工作也不能列外。他在调查大量铁路中小学校时清醒地看到,当时教育提出培养学生的目标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尚没有明确“美育”要求的内容,认为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重大问题。他从“团带队”的角度,通过抓典型、以点带面、举办培训班、召开现场会等,主张、倡导和力推中小学校的美育教育。经过多年的精心培育、指导、总结与推广,先后在图们、柳州、西安、株州等铁路小学的音乐、歌舞、书法、绘画、体操等方面,盛开出鲜艳的“图们之花”、“柳州之花”、“西安之花”、“株洲之花”,受到团中央的高度重视,成为全国的典型,孩子们走进了中南海,走上了中央电视台,走出了国门,在国内外产生了积极的反响,受到胡锦涛、李先念、邓颖超、宋任穷、王兆国等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李永海认为,美育,是中央提出教育中“德育优先”的必然要求与题中应有之义,它对孩子们有志、有识、有恒、有专和情操与品行的培养,都会产生内在而巨大的久远影响。事实证明,多年来由于这些学校美育的加强,调动了学生、家长和教师的积极性,带动了学校教学和各方面工作的开展,增强了学校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与健康成长,诸多孩子已成长为各个方面的学者、专家和社会的骨干人才。

李永海调全国铁道团委工作不久,他就发现全路很多团的干部,他们的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都不错,可就是文化程度太低,很多人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他认为,这不仅会影响当前全路共青团工作的开展,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团干部将来从团的工作岗位上下来,难以适应新工作的要求,对干部的成长极为不利。他在思索,为这些团干部的今天尤其是今后着想,应加强其必要的学历教育。这在当时干部培训尚未形成风气的情况下,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他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1979年多次向铁道部教育局书面提出报告,请求举办全路团干部大专培训班。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得到教育局的同意。对此,李永海并不死心,他到当时的西南交通大学、兰州铁道学院,向学校领导同志反复说明自己的想法,取得了两院校领导的理解和支持。在此基础上,他再一次给部教育局写报告,终于得到同意举办铁道运输和铁道工程两个大专班,但条件是必须经过严格考试。经过层层推荐、选拔,批准了108名团干部可参加考试,没有想到在西南交大,经过考试只能同意录取13名。这种情况下,这两个班是难以办下去的。为了先提高这些团干部的高中文化,他又赶到华东交通大学,请求举办高中文化补习班。经过一年的刻苦学习和严格考试,这些团干部全都达到了高中同等学历。一年后的大学入学考试,绝大多数被录取。之后,在李永海的努力下,又先后在苏州铁道师范学院、北方交通大学、铁道部锦州干部管理学院、铁道部安定干部管理学院等,举办了多期团干部大专班。这些团干部大学毕业后,也都比较快地适应了转业后的工作要求,现基本上都是铁路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在他们自己的不懈努力和组织的精心培养下,成长起刘志军、彭开宙、王宪魁、朱立波等多名省部级领导干部和一大批厅局级、处级领导干部。这些团干部每每相遇时,总是要谈到这一段难忘而关键的学习经历,同时也都为李永海的远见和锲而不舍精神所感动。

1985年,李永海调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工作,主要负责铁总重要文件和领导讲话的起草和办公室的日常工作,主编《铁路工运》杂志。这又是一项全新的工作,他仍然坚持从调查研究入手,经常深入到各铁路局、工程局、工厂和学校,特别是各铁路分局工会调查与研究。他认为,各铁路分局是铁路运输系统工会工作的中心环节,抓住它就是抓住了铁路运输系统工会工作的要害。在他的主张和推动下,成立了以当时56个铁路分局工会为主体的铁路工会工作研究会。每年,根据国家的形势与铁路的实际,研究提出调研课题,以铁路的运输、基建、工业、高校、特别是各铁路分局工会为主,上下结合开展持续的调查与研究工作。在此基础上,每年召开年会,交流调研成果,评选优秀调查报告和理论文章,出版文集,从而增强了铁路工会工作的理论思考,推动了铁路工会工作的创新和发展。

(四)

1991年,李永海调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这是正际邓小平同志南巡发表重要讲话,我国经济社会进入快速发展的盛世时期。与此相伴,我国的经济关系、劳动关系已经和正在发生急剧而深刻的变化,工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面临着难得的机遇,同时又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新的形势下,如何切实加大调整劳动关系的力度,更好地代表和维护职工群众的合法权益,更好地保护、调动和发挥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是工会面临的重大课题。

在这个期间,李永海先后服务过倪志福、尉健行、王兆国等三任全总主席。他告诉我,在先后随同诸位领导同志深入基层视察、调研、出访和平时工作的日日夜夜,使他学到诸多素日在课堂上和书本里难以学到的东西,是他人生经历中难得的财富。特别是尉健行同志当选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后,他为其服务的时间最长,至今还有不少服务工作在做。在这个期间,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颁布实施,尉健行同志及时、敏锐而深刻地提出新时期的工会工作总体思路,强调机遇稍纵即逝,要以贯彻实施《劳动法》为契机和突破口,突出工会的维护职能,并进一步强调工会的基本职责是维护,维护是工会服从与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主要手段,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两个维护”的统一,毫不动摇地推动党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根本指导方针的贯彻落实,切实加大协调劳动关系的力度,平等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制度和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是工会工作的两个“牛鼻子”,抓住它就可以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维护更好地保护、调动和发挥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并把这种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组织和引导到推进改革、促进发展和维护稳定上来。李永海认为,这些极其重要的理论观点与工作思路,不仅符合党的科学理论,而且符合中国国情与工会工作实际,必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李永海作为主抓理论政策研究的全总领导,清醒地认识到提出一个好的工作思路和理论观点不易,要把一个好的工作思路和理论观点贯彻下去,物化成实实在在的工作成果就更难。这里,不仅需要理论上的清醒和坚定,而且需要更加务实的工作作风,善于抓典型,以典型引路打开工作局面,努力实现工作上突破与创新。为此,他带领全总理论政策研究的同志与基层工会的同志一起,选择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工业区、“三来一补”企业最多的新建城区、粮食主产区的县和国有企业比较集中的市等几个不同的区域类型做点,数十次长时间蹲下去,调查研究工会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和创造的新经验,主动与党政领导沟通,积极帮助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面对面的指导工作,精心培育、认真总结和大力推动其工作的创新与发展。经过几年的努力,工会工作改革创新的“蛇口模式”、“宝安之路”、“葫芦岛之路”、“梨树之路”等典型相继破土,跃然成为全国工会学习的榜样,胡锦涛、尉健行等中央领导同志,对这四个典型经验都相继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在全国进一步学习推广,根据中央办公厅主要领导同志的意见,把中央领导作出重要批示的这四个经验,写入工会代表大会的报告之中,从而很好地带动了新建企业和事业单位工会的组建与维权工作的开展与创新。

在这个期间,李永海在负责全总重要会议文件与领导讲话起草工作的同时,还参与中央文件和领导讲话的起草工作。同时,他看到中华全国总工会不仅尚未对我国工人阶级和工会运动的历史进行全面系统地研究和整理,诸多重要史料面临散失的可能,而且没有中国工会年鉴,新时期中国工会的国内工作和国际活动情况,也不能及时归纳整理成册。为此,在他和诸多老同志的积极倡导与推动下,全总决定以1993年底为界,之前的史料纳入《中国工会运动史料全书》,成立总编审委员会和总编辑委员会,从1994年起编辑出版全总年鉴。全总还决定,由李永海担任主编并主持具体编辑工作。经过全国工会系统上下的共同努力,历时8年终于编纂成62卷、1亿5千560多万字的浩繁《全书》,其历史跨度长达150多年,尉健行同志为《全书》作了总序,并同倪志福及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企业工委、中共中央党校、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中央档案馆等单位的领导和专家学者及众多中外记者出席该书的出版座谈会,郑必坚等领导同志发表讲话,高度评价这是一部规模空前巨大、全面系统地反映150多年来我国工人阶级成长、战斗历程和工人运动历史的史料书,不仅为研究中国工人运动和工会运动的历史提供了翔实可靠的资料,而且对深化中国近现代史、中国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史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研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在这个期间,李永海积极建议,全总研究决定从2002年起,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名义,由他主持首次编辑出版年度《中国工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蓝皮书》,向世人宣传中国工会的维权工作,并召开国内外记者招待会,李永海也接受中央4台的采访。与此同时,他还主持编辑出版了《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工会》、《西葡两国劳动关系记》、《中国工会统计年鉴》等多部书籍;撰写了多篇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文章和调查报告,其中《邓小平依靠工人阶级思想的理论与实践》和《力行“三个代表”,加强“四个基础”》皆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现已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正在整理、编撰尉健行同志在工会担任领导工作期间的文献;他还多次率团到日本等国与地区就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情况进行演讲,也都产生了积极的反响。

与此同时,李永海还十分重视和善于培养年轻干部。他在全总领导岗位和部门工作的十多年的时间里,先后组织全总机关和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总工会,从事理论政策研究的工会干部,进行社会调查等社会学研究生课程的进修与学习,他始终坚持“以精神带队伍,以任务带水平”,工作上严格要求,生活上关心帮助,在他手下工作过的干部,先后成长起5名正局职、8名副局职和多名正副处职级干部,在全总机关也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五)

在任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工作期间,李永海认真履行一名政协委员的职责,积极参加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的各项活动。他重点就关系民生的国有企业退休干部职工养老金过低和众多贫困革命老区发展滞后等社会突出问题,多年深入城乡基层和贫困工人、农民家庭调查研究,撰写了大量调查报告,积极建言献策,提交了数十份大会书面发言和大会提案,两次在人民大会堂的全国政协大会上作了发言,受到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网、《中华儿女》等诸个媒体的采访。他关于从快解决国有企业退休干部职工退休金标准过低问题的提案,转化成工会界的团体提案,被列为全国政协的重点提案,引起中央领导和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推动着问题的解决。

他用了多年的时间,先后深入到井冈山、大别山、鄂豫皖、陕甘宁、滇黔桂、左右江、赣南、闽西、沂蒙、琼崖、川南等13个省、区革命老区的多个县、多个乡、多个村和多所中小学调查研究,撰写的调查报告,温家宝总理连续四年都作出重要批示:“扶持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加快发展,是统筹区域发展的重要任务。李永海的建议请国办分送发改委、扶贫办等有关部门参考”,“永海同志对老区的发展十分关心。这次调查提出的三个问题很可能在贫困地区具普遍性,应引起重视,采取更大力度的扶贫措施。请吴仪、良玉、建敏、至立同志阅示后转扶贫办、教育部、卫生部、计生委参酌”。谈到这里,李永海满怀激情地告诉我:“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的总理,每天要处理多少文件和公务是可想而知的,而对我关于加快老区发展问题的报告,却都是在一两天时间里,快捷地作出重要批示,这充分体现了总理对老区人民的深情、关爱和务实、高效的作风。2008年农历12月29日上午,今年春节的人民大会堂团拜会上,我见到家宝总理并当面感谢他对我每次报告的批示和对老区发展的关心、重视与支持,总理深情地说,是的,您的每一次报告我都看了并及时作了批示,不是感谢我,而是应该谢谢您对老区发展的关心”。

2006年3月8日,在全国政协十届四次全体会议上,李永海作了题为《务必把加快贫困老区发展作为解决“三农”问题和建设“新农村”的重点》的大会发言,新华社记者的报导称,这是“一次没有掌声打断的发言”,“全场2000多名政协委员,被他的声音深深吸引”,“平实、深情的叙说,感染了每一个人。现场一片静谧。只有一个浑厚的声音,撞击着人们的心灵”,“强烈反差的数据,真实生动的民谣,折射出贫困老区发展严重滞后的局面。场内全都屏声静听,心潮起伏”,“‘很好!讲得非常好!’一直坐在部长席上认真听讲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欧新黔,神情凝重地说:‘李委员的建议,我都赞成,我们一定会认真加以研究。我相信,就像他讲的,如果全社会都为老区发展尽一份心、出一把力,革命老区就一定能够尽快脱贫、走向繁荣’”。李永海的发言,引起会场内外的强烈反响,在场许多政协委员和省部级领导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中央电视台的《东方时空》以《李永海:落泪是金》为题,对此作了专题采访。

访谈中,我看到了李永海的这次大会发言稿。短短的1000多字的发言稿,没有一句空话、套话,开言直奔主题:“三年多来,我和我的同事先后深入到革命老区的40多个县、40多个乡、50多个村和100多户贫困农民家庭调查研究。这是我们含着泪水所见所闻的三年,也是我们深受老区精神教育的三年,更是我们心灵深处受到极大震撼的三年。老区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养育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他们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牺牲,立下了不可磨灭的伟大功勋。比如,原中央苏区所在地的江西瑞金等11个县(市),革命战争时期只有179.78万人,竟有42.64万人参军、66.46万人支前,12.59万人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长征的每一里路上就有他们一名多烈士的英魂。又比如,沂蒙老区,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共有100万人支前、20万人参军、6万多人牺牲。老区人民那种‘一斤粮食送军粮、一块盐巴给伤员、一个娃儿上前线’的伟大精神和骏烈丰功,催人泪下,彪炳千秋!”

“我们党的历代领导集体,对老区人民都极为关怀和重视,先后做出 ‘饮水思源,勿忘老区’等一系列重要指示。老区,也就是在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的革命根据地,新中国就是从这里走来的,她遍及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389个县和18955个乡,分别占全国县乡总数的69.1%和50.7%。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老区同全国一样,经济社会有了很大的发展进步。但由于种种原因,老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状况并不理想,众多老区县仍是国家和省级贫困县,与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差距越拉越大,许多人没有摆脱困境,不少人甚至是极度贫困。目前,592个国家贫困县中,老区县就有305个,占51.5%。这种状况,与老区人民曾经付出的惨重代价和做出的巨大贡献,形成极为强烈的反差。比如,江西11个原中央苏区县,1949年的人均国民收入是全国均值的90.1%,到1978年的人均GDP则降为全国均值的46.2%,2004年又进一步降为34.7%,最低的广昌县仅为22.2%。目前,这11个县普遍债台高筑,共负债27.35亿元,平均每县负债2.49亿元;农村低收入人口879126人,占农村总人口的19.15%;有16338人患有肺结核、肝炎等传染病。又比如,井冈山老区遂川县的贫困发生率高达17%,在全部自然村中,至今尚有65%不通公路,16.2%不通电,48%不通电话,66%不通邮,他们认为‘不要谈发展的权利,就是生存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再比如,邓小平同志领导百色起义的田东县,城乡贫困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44.5%;黑龙江的老区县占国家扶持该省贫困县的75%,全省的贫困人口在老区的占到70%以上;陕西三分之二的贫困人口也是在老区,等等。老区的百姓伤心地对我们说:‘通讯靠吼、交通靠走、生产靠牛、治安靠狗的局面至今没有改变’。”

“特别是当我们看到诸多老区的孩子上不起学,事实上的普九教育率只有70%至80%,上报的却是98%以上时;当我们看到严冬坐在四面透风的危房教室上课的孩子,他们的小脸小手冻得青紫时;当我们看到一年级的孩子都要走十几里山路上学,住校的孩子冬天睡在以草席作褥子的板床上,多数孩子仅有一小瓶咸菜作为一周的下饭菜时;当我们看到孩子们喝的是从稻田里流出来的水,用的五星红旗都是黑白的课本,双手抱着书本回家连书包都买不起时;当我们看到两个年级的学生挤在一个破旧教室里,背靠背地听一个老师来回上全部课程,一盒花生米大的粉笔头还在节约着用时……我们的眼晴被泪水模糊了,我们的心灵被强烈地撞击着。”

为此,李永海建议:“我们务必站在科学发展观和执政为民的战略高度,举全国之力,推动老区经济社会发展步入快车道,让老区人民尽快富裕起来,以告慰无数九泉之下的革命英烈。这是每一个中国共产党人不容推卸的道义责任。第一,实施‘4+1’的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国家在规划西部、东北、中部、东部的过程中,务必把‘老少边穷’特别是老区突出出来,并切实纳入‘十一五’规划纲要。第二,成立‘振兴革命老区工作委员会’。国务院应成立类似指导‘少边穷’地区那样的老区工作委员会或办公室,来承担调查研究、整体规划、制定政策、协调各方、组织实施、重点突破、监督落实等各项任务。第三,加快《老区发展促进法》立法进程。目前,该法在全国人大领导同志的关心和重视下,已进入有关立法程序,希望全社会给予更大的关心和重视。出台之前,建议国务院先制定一个‘关于加强老区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意见’,以指导当前的工作。第四,出台支持老区加快发展的具体政策。这里至少包括:从原中央苏区县等著名而又贫困的老区入手,实施连片开发的政策;大幅度减少中央及各级政府一般性公务开支,用于支持老区加快发展的政策;设立中央促进老区经济社会发展基金,列入中央和各级政府财政预算的政策;坚决扭转‘重工轻农、重城轻乡’现象,基础设施和义务教育、公共卫生、社会保障等社会公益事业投入,实行老区优先的政策;有效核减老区税收上缴比例,对贫困老区实行暂免上缴或全额返还,中央财政拨出专款核减贫困老区既有债务,大幅度提升对贫困老区转移支付力度,取消其对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资金要求的政策等。”

李永海最后说:“如果我们真正能用老区人民对革命那样的赤诚之心来回报他们;如果“十一五”规划纲要真正能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上,把老区作为难点和重点切实突出出来;如果各级政府真正能把一般性公务开支减少下来,那怕是几个百分点的钱用在解决贫困老区人民的实际困难上;如果各级领导干部真正能把建造‘政绩工程’的热情投向贫困老区建设;如果全社会都能真正为老区发展多尽一份心多出一把力,中国的革命老区就一定能够脱贫致富、走向繁荣!”

(六)

一谈到教育、尤其是农村孩子的教育,李永海有说不完的话。他认为,教育的不公是最根本的不公,教育的落后是最根本的落后,教育的扶贫是最根本的扶贫,而且是扶贫关口前移的扶贫。他十分拥护党的十七大和今年“两会”关于优先发展教育的决策,认为要让孩子特别是农村的广大孩子能上好学,这是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大而久远的战略之策。他在多年贫困老区农村调查的过程中,总是不停地在思考着一个问题,能不能在为加快革命老区发展建言献策的同时,也能实实在在地为加快贫困老区农村教育发展做一点实事。

为此,李永海用了四年多的时间,已近二十次来到江西省赣州市会昌县,及其所属的珠兰乡与珠兰村。这是一个国家扶持的贫困县和贫困乡,还是“风景这边独好”的原中央苏区所在地。他走遍了全乡13个行政村的所有中小学校及教学点,深入到农民家里,与县、乡、村和学校的干部、群众、教师、学生及家长进行座谈,了解教育的真实情况,听取大家尤其是农民对教育的看法、意见和要求。与此同时,他反复学习和理解中央、特别是家宝总理对农村教育的指示精神,他认为家宝总理所指出的:“农村教育必须改革。坚持‘农教结合’的办学方向,实行基础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三教统筹’,教学、科技和生产相结合”,完全符合我国农村、尤其是广大贫困农村的实际,他决心动员社会力量,在珠兰村创办一所忠诚实践和示范家宝总理理念的学校。经过近三年时间的不懈努力,于2007年5月13日终于落成“江西革命老区会昌珠兰示范小学”,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原主席倪志福同志为学校题词:“育才”,我国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教授为学校题写了校名。

这是一所为“穷人”办的学校,为贫困农村办的学校,为全乡农民孩子办的学校,为坚持走科教扶贫道路而办的学校。李永海与大家一起研究制定出“励志、厚德、勤学、重思、善行”的十字校训;提出了五个示范要点:示范一种方向,即坚持农科教相结合的农村教育办学方向;示范一种格局,即坚持构建基础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三教统筹的社会大教育格局;示范一种责任,即坚持履行真正意义上的九年义务教育的社会责任;示范一种精神,即坚持革命老区锲而不舍的艰苦创业精神;示范一种特色,即坚持创新科教扶贫道路的特色。现已建成的这所示范小学,校园面积为13320平方米,建筑面积3220平方米,现有学生800多人,住校生160多人。学校建有微机室、实验室、图书阅览室等功能教室,拥有太阳能浴室、150立方米的生态沼气池(学校不再用煤、电、柴来烧水做饭)、100亩绿色脐橙示范果园等。该校按照“小村庄、大教育”的方向,已经联系两个行政村,实施科教扶贫与推进新农村建设的措施。中国药材集团已与学校一起,正在和学校联系的扶贫村,共建国家GAP药材基地和万亩药材种植园。根据党的十七大精神,李永海又进一步动员社会力量,正在把这所示范小学扩建为江西革命老区会昌珠兰乡示范学校,成为一校五部的格局,即幼儿部、小学部、初中部、职高部、成教部,规模3000人左右,率先让贫困农村的孩子能受到12年教育,依靠和带动全乡15000多名村民,通过提高素质和进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等,力争用五年左右的时间,通过艰苦奋斗实现整乡脱贫。这所学校的办学方向,在当地产生了较大的反响,也得到了教育部的充分肯定。《人民政协报》发出题为《一位全国政协委员的新农教改革》的长篇报道。再过一段时间,等实践中产生出比较明显的效果后,李永海准备详细地就实践家宝总理关于农村教育必须改革理念的情况,向总理作认真汇报。他希望并坚信,家宝总理关于农村教育必须改革的理念,在会昌珠兰已经开始了比较好的实践,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必定会破土珠兰、普及会昌、成林赣南、燎原天下!

(七)

访李永海校友的前前后后,使我一次次重温半个世纪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一次次重踏半个世纪那激情燃烧的足迹,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我在翻阅的大量材料中,看到十届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2008年1月出版的《关注民生,共建和谐》的纪念册,其中有一篇题为《珍爱信任,尽心履职》的李永海感言。我想把它摘录下来,作为我整个采访的尾声,目的是想能够比较贴切地反映和回答,李永海在栉风沐雨的50年中,为什么在各个工作岗位上,始终都能有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扎实的工作作风,做出比较显著的成绩,其根本原因或许就在于,他总是珍爱每一个工作岗位,总是保持不息的工作激情,总是不用扬鞭自奋蹄。

“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即足十年。惊回首,弹指间,珍爱信任,识毕至群贤,终日如履薄冰;突思忆,聚情责,尽心履职,誓朝乾夕惕,力求慎终如始。

时时腾扬“民主、团结”的大旗,刻刻履行政协的职能,每每聆听总理的报告,次次深入基层的调研,年年精雕大会的发言,岁岁细镂民意的提案,回回参与社法委的活动,月月接办群众的来信,尤数次接温家宝总理、国家领导人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对调查报告、建议、提案的重要批示与答复,知建议受重视、意见被采纳、问题得解决,那种履职尽责的喜悦油然飙升。

迎接未来,必植十年委员之信任于心灵深处,心志为团结和谐的美好未来,不用扬鞭自奋蹄!”